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984014
当前位置:鹰潭电气机械营运部娱乐掠天记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三位仙尊
掠天记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三位仙尊
2023-12-10

⠠⠠“来了么?”

 也就在殿外那个温和而不失威仪的声音响了之后,方行的脸色却是不易察觉的微变,心间暗暗敲起了鼓,然后神思微动,便已经察觉到了声音来处,却是在大殿之外,有三朵详云各占一方,悬浮在天际之间,这三位老者,二男一女,皆衣着古朴,气机浑然,搭眼看去,居然看不出他们的修为,甚至有种看到了他们,但他们却不在那里的感觉,整个人犹如与天地融为了一体,让人感觉望而生畏,却又不会疏离,说话的,则正是三位老者中的左首一位!

 “这就是大赤天的三位仙尊了?”

 方行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早就警惕了起来。

 既然要回大赤天,又怎么会不做好准备?

 他早就知道,如今的大赤天,修为最为高深莫测的仙帝封关,那修为最深,权柄最大的,便是这三位仙尊,传说中这三人乃是赤帝的挚交好友,便是在这大赤天,也没有臣子的名份,而是以长老之礼待之,对于他们的修为,则更是高深莫测,据说比起赤帝来也弱不了多少。

 他刚才刚从传送大阵之中出来,便已经在暗中寻找这三人,只不过遍视大殿,却没有发现合适的,还以为是这三位仙尊架子太大,没有来迎他这个“帝子”呢,直到那一句话响了起来,才意识到,那三人其实早就已经在了,只是没有进殿,而是等在了大殿之外……

 更关键的是,他们其实就是在殿门口,距离传送大阵也不过是几百丈的距离,可是修为太高,几与天地融为一体,自己居然硬是没有发现,直到他们开口说话了,才意识到了!

 而凭自己的修为,便是大罗金仙也做不到这一步啊……

 这三位仙尊,究竟修为有多高?

 方行心里更是不敢放松大意了!

 “呵呵呵呵,三位仙尊也来了?”

 心间微动之后,方行笑了起来,大步走出了殿外,向着空中的三位仙尊主动行礼。

 那三位仙尊,皆是紫气萦绕,气息浑然,修为低些的,只能感觉到眼前有一团逼人仙气,犹如一轮烈日降临在凡人头顶,便是想看清他们的模样也不能,可是方行毕竟修为不低,再加上这三位仙尊皆没有冲他施展仙威,倒是可以看得清楚,一瞥之间,便已经看到,左面那位仙尊,乃是一个胡子银白的老者,留一颗光头,看不出年龄,显得气息幽深如星空。

 而中间那位,则是一位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俊美少年,穿着白色的襦袍,肥袍大袖,极不合身,活像是人缩小了数倍,险些埋在了那襦袍之中一样,容颜之俊美便似一柄出了鞘的秋水长剑,便连方行也不由得有感叹了一声……这简直换身衣服便可以扮个娘们了……

 而在右侧的一位,却是一位慈眉善目的道姑模样,看起来三十余岁,微闭了双眼,虽然也有几分风韵,但与她这等身份地位比起来,与她的境界比起来,却怎么看怎么显得普通,惟一让人觉得她不凡的,却是她右手腕里缠着的一条绿色手环……仔细瞧去的话,那哪里是一条手环啊,根本就是一条生须长角的绿龙,懒洋洋的缠在了她的手腕上,像装饰一般!

 “拜见三位仙尊……”

 来到了殿外的方行,也只是扫了一眼,便轻轻的长揖,笑着说了一声。

 即使面对这三人,也是狂态不减,倒像是一个敷衍着行礼着的傲骄少年一般……

 “殿下不必如此客气,千年之前你出了事,命灯都熄了,我等也曾叹惜感慨,倒没想到你居然有此奇缘,千年之后再度归来,呵呵,不论如何,能够活着回来,就很好了……”

 说话的仍然是左首那位银须仙尊,他淡淡的一笑,开了口。

 从他对方行的态度来看,确实没有把他当成帝子,只是视作晚辈一般。

 “哈哈,活着回来也不容易,今时不同往日嘛!”

 方行笑了一声,说出来的话里又似乎隐有所指,暗含讥讽。

 “唉,你这孩子,怎么仍是如此?”

 左侧那位道姑模样的仙尊闻言,却是轻轻皱起了眉头,淡淡道:“千年之前,连仙帝都推洐不出你的所在,大赤天上下又有什么办法?不如如今好歹是归来了,你该做的事情也都已经做了,又何必还是一副怨气满怀的模样?抬起头来,让本尊看看,你变了没有?”

 “那肯定是变得更好看了……”

 方行心里暗想,然后冷笑,抬起头向他们看了过去……

 “唉……”

 望着方行的脸,那三位仙尊都有些感慨模样,似乎勾起了某种挂怀,而在如今,千年之后第一次见面,他们自然也不会如此失礼的用神识来探,确实只是看看方行的模样而已!

 “咦?”

 但也就在他们看着方行之时,最中间那位少年模样的仙尊,却是微微一怔,眉头微皱。

 “我擦,他没道理可以直接看出来吧?”

 方行心里却是一惊,暗暗琢磨了起来,越想越没道理。

 那位道姑与银须仙尊也有所发觉,转头向那少年看了过去,略有询问之意。

 而那少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低垂了双睑,淡淡道:“先请殿下去更衣吧!”

 那银须仙尊轻轻点头,向方行微笑道:“帝子千年未归,虽然仙帝闭关,但为着孝道,也该到仙帝关前敬一柱香才是,大赤天诸部仙班,更是等着帝子召见,那便依着古礼,先去太清池沐浴吧,我等会在赤宵仙殿等着帝子,更衣之后,便来此地召见群臣即可……”

 “也好,先洗个澡,利利索索的说清楚一些事情!”

 方行此时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一笑,转头向外走去。

 “帝子这边请……”

 旁边早有别的仙婢迎了上来,哆哆嗦嗦的在他前面引路。

 而在仙殿之中,一大群仙将仙官早就战战兢兢的跟了出来了,此时正在仙殿前面躬成一排,方行恰好带着一群仙婢力士从他们面前走过,冷笑声声,扫过了他们一众的脸,更是惊的他们头也不敢抬,尤其是在这千年里向帝释效忠的,更是在这时候惊的苦水都快吐了出来,心惊胆颤的抬头看了方行一眼时,却遇到了他那阴寒的冷笑,心里登时哆嗦的厉害……

 “这下麻烦了,难道大赤天要迎来一番大清洗不成?”

 望着那一身凶气的帝子远去,良久之后,众仙才有人抬头,颤声说道。

 “这……这千年来,帝释殿下名正言顺,我等向他效忠也是很正常的吧,他又如何……”

 更有人心底略有不甘,也不知是在狡辩还是给自己壮胆。

 另有人苦笑着道:“咱们或许并没有做错什么,但殿下他又什么时候在意过是对是错?”

 周围人闻言立时不说什么了,人人心里都明白,随着这位帝子归来,大赤天已然风波将起,这位千年前确实等于是被抛弃了的帝子,估计肚子里的所有怨气都会发泄出来,若是仙帝还在,他还能有所忌惮,偏偏仙帝已然封关,那照这位帝子的性子,估计不杀个血海滔天是不肯罢休了,而偏偏他身份特殊,若非要搞事情,哪怕是三位仙尊怕也不好管他……

 “云琊仙君,不知你们如何打算?”

 有人忍不住向着一位身穿白衣的仙君看了过去,低声问道。

 其他人闻言,也皆沉默了一下,然后目光复杂的向他看了过去,甚至有些同情。

 这位云琊仙君却与别个不同,别人只是担心帝流发起疯来,会连累到自己,而这位云邪仙君,以及另外两位仙将却是一定会受到连累的,甚至整个大赤天都知道,这位云邪仙君乃是帝释一脉,深得信任,甚至可以说是帝释一手扶持起来,他与聂狂一、夏候三人合称帝释御下龙虎犬,夏候便是猛虎,云琊被人称为恶龙,聂狂一则是那条人人知晓的“疯狗”!

 在帝释远赴域外战场之际,只带了猛虎夏候仙将与疯狗聂狂一,但这位最受器重的恶龙云琊却留了下来帮他镇守大局,乃是帝释所遗势力之首,而如今帝释死在了外面,诸仙自然明白,帝释殿下第一个要清理掉的,恐怕便是这位云琊仙君,他几乎是注定要死的……

 “怎么打算?”

 那云琊仙君沉着一张脸,半晌之后,才冷笑了一声,淡淡道:“又何必打算?”

 说罢了,竟不再与别人说话,转身自去了。

 “呵呵,看样子还真有可能被他搞得天下大乱啊……”

 而在这时候,望着仙殿之外乱作了一团,人人自威的仙将仙官,帝苑也是轻轻一笑,心里暗暗感慨了一声,不过感叹之后,脸上还是生出了一抹冷笑,暗暗揣测了一番,愈发觉得方行是在故弄玄虚,也懒得提前告诉他们什么,只是快步踏上了虚空,直空中的三位仙尊赶了过去,遥遥施了一礼,神情严肃道:“三位仙尊还请稍待,帝苑尚有要事回禀……”